因为这个节日每年可以有5亿欧元的收入

2018-01-13 09:31

连交响乐也走上深圳街头了,胡女士有些兴奋,边拍照片边发微博,广而告之。

深圳音乐厅的加盟和搭就的这个高雅舞台,不仅给中心区的音乐热添了一把猛柴,为高雅音乐少数派壮大声势,更丰富了中心区的音乐类型,为市民提供了更多样的休闲选择。一个城市的中心文化区,既有高雅的交响乐团定时现身,也有街头歌手生存的空间,这说明这个城市的活力和包容力。露天音乐会离我们还有多远?

这是由深圳音乐厅在户外为高雅音乐搭起一个流动大舞台,首次登台亮相的是深圳市华声爱乐管乐团。在中心区广场成为众多流行歌手大秀场的同时,音乐厅将在今年每个周末定时定点推出高雅的户外音乐会。当天因为交响乐是第一次露面,围观的观众人数,与马路对面里三层外三层被流行歌手吸引的人群来比,不是太多。但是交响乐走上街头这个举动,其意义却不同寻常,意味着高雅音乐真正破除门槛,放下身段,走到市民中间,你无需掏钱买票,也无需正装出席,只要走过路过,随意地站着坐着都可以听到高雅音乐。这对深圳市民来说,无疑又是一个福音。也就是说以前在欧洲很多百姓户外欣赏高雅音乐的事,以后在深圳街头也将成为可能。

深圳既有四季如春的户外表演的天然优势,又有市民广场和中心广场诸多市民众多、适合户外表演的场所。目前也有一些露天音乐会和音乐节。例如已举办了七届的深圳大梅沙沙滩音乐节氛围已经浓重,但演出以流行音乐为主;深圳大剧院爱乐乐团去年12月23日晚在龙城广场露天上演音乐会,算是露天音乐会的破题之作,但不管是影响力还是观众人数,都还没有形成气候。深圳在文化建设和投资上一直舍得下功夫,能否以高雅音乐为突破口,营造一个类似“深圳读书月”这样市民投入度非常高、影响力非常大的新的高雅户外音乐会品牌,打造一张新的城市音乐名片,或许是城市升级和扩大影响力的又一突破口。

深圳音乐厅从四年前的“美丽星期天”到两年前的“音乐下午茶”再到今年力推的“户外音乐会”,从免费索票到免票再到把高雅音乐直接搬到街头,音乐厅一直努力拉近高雅音乐与市民的距离。在已经形成气候的流行音乐占主导的中心区,为高雅音乐搭台,一方面吸引更多的市民成为音乐爱好者,另一方面也招揽民间高雅音乐的艺人现身献艺,这是深圳音乐厅一举两得的美丽构想。

露天音乐会在西欧国家都很普遍,他们往往选择在历史文化遗产地的古堡或斗兽场举办。意大利1913年起每年8月份就在建造于公元1世纪的古罗马圆形剧场维罗纳露天歌剧院举办夏季古典歌剧节,如今这个只有27万人口的小城,因为这个节日每年可以有5亿欧元的收入。还有在我国高雅音乐爱好者中拥趸甚众的德国森林音乐会,由享誉全球的柏林爱乐乐团在柏林近郊的瓦尔德尼森林露天剧场,每年6月举办古典音乐会,一年一个主题,观众从正襟危坐的音乐殿堂被解放到了绿意盎然的空旷露天森林,去充分感受音乐与自然的和谐,刺激出了新鲜的音乐体验,也激活了夏季的演出市场淡季,2万张音乐会门票往往早在春季就售罄。在国内,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以来,上海经常在外滩广场举办露天音乐会,甚至还上演过话剧。近年来每年的上海之春音乐节,都在繁华的南京路举办露天音乐会。

经常逛中心书城、去图书馆和音乐厅的深圳人都知道,现在深圳中心区早就成了流行歌手的最大秀场,歌手三步一个,五步一群,最简单的一人抱一把吉他边弹边唱,规模大一点的有三五个人组成的小乐队,除了吉他和贝司以外,有的甚至把架子鼓也搬到了街头。有翻唱流行歌曲的,有秀自己原创的,除了年轻的流行歌手外,也偶见不少中老年艺人操持着传统乐器,笛子或者二胡,穿插其中。

去年年末的最后一天下午,经常在音乐厅和书城中间的广场上带孩子玩的胡女士惊讶地发现,在音乐厅的水幕面前,居然有一支15个人组成的交响乐团一字排开,他们操着各种乐器,对着乐谱,开始演奏,有的曲目像《亚洲雄风》、《我只在乎你》胡女士都能跟着唱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