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此这种做法很快得以推广开来

2018-01-11 09:34

首先,美国的肉类生产主要由几个巨型跨国公司垄断,超市里很多肉类产品也许标明由不同农场生产,但溯其源头都很可能来自同一个巨头肉类企业旗下的养殖场和屠宰场。美国消费者无论在哪里购买哪些肉品食品,实际上都可能跳不出这几家肉类巨头的掌心。消费者不仅没有选择权,甚至连知情权也没有。

此外,这些肉类巨头公司往往财大气粗,影响力巨大,不仅旗下的农场主受其控制没有话语权,有时连美国农业部都很难对其生产过程和质量进行严格的监管。除了畜牧业公司的阻力,美国医药产业的大型企业同样不想失去丰厚的销售利润,他们也会想方设法地让抗生素继续在畜牧业使用。

美国是抗生素肉食用大国:美国政府2012年的数据显示该国高达八成抗生素被用在畜牧业养殖上。抗生素肉在美国流行,与其国情有密切关联。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美国很多农场主发现,经常给牛、猪或者鸡喂低于治疗剂量的抗生素,不仅可以降低饲料喂养量,还能实现加速它们增加体重的神奇效果,由此这种做法很快得以推广开来。如今在美国,由于肉类生产和加工高度机械化和批量化,无论猪肉、牛肉还是鸡肉等各种肉类不仅供应充足,价格也很便宜。

3月4日,麦当劳公司宣布两年内在美国逐步停止采购在饲养过程中使用了某些人类抗生素的鸡肉产品。麦当劳此举一方面是为了挽救受近期食品安全丑闻拖累的企业形象,另一方面也迎合了近年来在美国呼声日益高涨的反抗生素肉潮流。

但是,价廉的代价是物不美。长期摄入抗生素肉可令人体产生抗药性。2014年4月,世界卫生组织发布报告称,后抗生素时代正在逼近,抗生素的疗效下降正在成为全球性问题。而单在美国,每年就有200多万人出现具有抗生素抗药性的病菌感染症状。有鉴于此,不少美国人开始反思滥用抗生素的问题,但是,抵制抗生素肉这一场仗并不好打,原因是触及了盘根错节的多方利益。

不过尽管阻力重重,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还是在去年公布了一份行业指导性文件,计划从2014年起,用3年时间禁止在牲畜饲料中使用预防性抗生素。而在民间,越来越多的美国高校、公立中小学、医疗机构、高档餐厅和私营小餐馆表态与承诺不采用抗生素的肉类企业和农场合作。此外,美国也先后有一些餐饮连锁店表态不再采用抗生素肉。无论是为了顺应时势,还是为了挽救业绩,尽管麦当劳此举本质上还是商业决策,但是作为世界快餐业巨头,其反对抗生素肉的姿态还是能带来巨大的示范性作用,至少能令更多人关注到抗生素肉的存在和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