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以一个销售员的身份进入雀巢公司时

2018-01-06 09:39

11月21日雀巢(中国)与中国最大的咖啡生产基地普洱市签署战略合作备忘,狄可为向记者透露,未来两三年将使雀巢在普洱的咖啡收购量翻一番。虽然在他的介绍中,占中国咖啡生产量98%的云南省,在雀巢全球的采购量中仅为1%,不过在狄可为看来,这并不是中国市场的真实市场,“在雀巢眼里,中国就是未来。”

今年4月,雀巢对外界宣布收购厦门银鹭食品集团有限公司60%的股权,而这个时间,距离狄可为上任仅仅过去了一个月。7月份,雀巢又再次出击,计划出资21亿新加坡元(约17亿美元),收购糖果制造业巨头徐福记60%的股权,最新信息显示,目前商务部正在对其并购徐福记一事进行审查。

而这,也成为狄可为上任之后继续扩大中国市场的主要信心。目前,雀巢正在青岛建立一家大规模咖啡工厂,这也是其继东莞、上海之后的第三家咖啡工厂,“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雀巢(中国)要跟得上中国的这个称谓。”他有些风趣地向记者说。

狄可为,瑞士人,毕业于著名的瑞士洛桑大学,在他26岁那年以一名销售员的身份正式加入雀巢,而他进入雀巢的首站正是中国,并由此开始了他在中国近13年的工作历程,也是这段时间,使他成为了“中国通”。之后狄可为调到雀巢非洲、欧洲等多个区域任职。2011年3月,狄可为接棒前任鲍尔,成为雀巢大中华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对于中国,最大的信心在未来”

现在,刚刚在上海上市的咖啡新产品,是狄可为和他的同事们忙碌的下一个主打品牌,也是他让雀巢中国化的一张重要的牌。对于公司开放式的发展,他介绍,雀巢在世界很多大区的负责人不全是瑞士人,“目前雀巢欧洲区的总裁是比利时人,亚太区的总裁是一位印度人。”对于自己的下一任,狄可为表示,他自己希望是一个中国人。

对于主业咖啡,狄可为表示雀巢并不会借助技术推广,成为“云南豆”的独家收购商,而实际上,近年咖啡原材料价格上涨,云南出现了国内外厂商“抢豆”的现象。“从我了解到的行情来看,云南目前的咖啡收购是完全开放的,种植户可以自由选择销售给任何一家。”他介绍,中国的咖啡产业不仅仅需要雀巢,也需要其他公司的推广,“对于中国刚刚兴起的咖啡市场来说,咖啡企业之间的正常竞争能带动包括生产在内的各个环节的增长。”狄可为表示,正是这种市场经济的存在,使中国的各家企业在口味、品质上有了更大的提升。

狄可为介绍,目前世界各地的咖啡消费量,欧洲的人均年消费量超过600杯,香港是150杯,台湾地区100杯左右,而中国大陆仅为30杯。“中国的咖啡消费市场才刚刚兴起,如果按照人均消费增长潜力来看,中国市场的未来无比巨大。”中国市场的巨大增长潜力,也是雀巢在中国咖啡市场最大的信心。

20年前,他以一个销售员的身份进入雀巢公司时,第一站就是中国。多年以后,当他再次回到中国时,狄可为,这位46岁的瑞士人已经是雀巢大中华区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履新后,狄可为成了“收购之王”:成功收购银鹭60%股权,与徐福记的并购合作正在等待商务部审查……不过他说,收购本地品牌后,要让本地企业改变雀巢。

在成功收购银鹭之后,雀巢在中国的产品种类就不只是原本的咖啡一种了,饮料、调味品、糖果饼干等都是其经营的领域,不过对于被并购后的本地品牌,狄可为表示,原有品牌并不会取消,并将一直发展下去,“雀巢来自瑞士,在这个国家的历史上没有殖民地,所以雀巢在食品上也不搞殖民主义。”狄可为认为,被并购的企业品牌和在中国的影响力并不比雀巢低,保留这些品牌的发展,对雀巢来说,只会更有利。

“在中国,雀巢不搞殖民主义”

通过一系列的并购,雀巢拥有了中国多个行业的知名品牌,“这些企业在资金、管理等方面存在着一定的局限。”狄可为表示,这样的并购并不是谁吃掉谁,“我在中国生活了13年,不过我不可能成为真正的中国人,所以需要当地人的洞察力,从这个角度来说,我更希望这种并购是当地企业来改变雀巢,使雀巢的产品更了解中国。”

“从咖啡产业来说,咖啡豆、牛奶、可可三种原材料的来源都很重要,由于地理气候原因,中国不可能开展可可生产,咖啡产业的方向也更多地是咖啡豆和牛奶这两种原料端。”狄可为介绍,作为中国最大的咖啡生产省份,云南的咖啡产业需求同样有着巨大的潜力,“与云南合作,不仅对作为行业领军的雀巢有好处,对中国的咖啡行业来说,也有好处。”

根据《反垄断法》的规定,如果参与经营者集中的企业,在上一年度全球营业额超过100亿元,并且其中至少两个经营者于上一年度在中国境内营业额超过4亿元人民币,应通过反垄断的调查。而徐福记2010年财报显示,全年的营业收入为43.1亿元,雀巢收购徐福记已经达到了这一标准。“新官上任三把火”,狄可为上任之后的“两把火”就已让外界哗然,他由此被业内称为“收购之王”。

人物介绍

实际上,从并购太太乐、豪吉,到去年2月份揽入云南山泉70%的股份,作为进入中国最早的跨国企业,雀巢已经多次出手收购中国企业,不过在狄可为看来,如此大规模的并购并不是希望雀巢去改变这些企业,“借助当地合作伙伴,才能使雀巢的产品更中国化。”在狄可为看来,这也是雀巢选择与本地企业合作的主要原因。

“通过并购,希望雀巢中国化”

还有几天,狄可为在雀巢大中华区任上才满9个月,不过常常会纠正翻译错误的他,其实算得上是一个“中国通”了。他告诉记者,这次到中国履职,是他第二次到中国,不过喜欢中国近代史的他,在北京的家里还收藏了几本上世纪60年代中国的红宝书。